职场修炼

by MingYan Yap

萧宇淮

我时有遇到令我反感的人,但让我讨厌得这么具体的,这还是第一回。

在我这里有一位老师,我甚至不太愿意承认他是老师,我时刻都在担心他会误人子弟。当然我说的并不是知识上的,毕竟对方可是一位硕士,还轮不到我指指点点。我想说的是他的个人素质,要是学生不慎沾染了他其中一项恶习,估计都将成为影响一生的顽疾。

先从小事说起好了。由于公司运营考虑,我们这里采取的是轮休制,即每个员工休息的时间是不一致的。而我休息的时候,我的位置自然就不再属于我,会被其他人使用。不过位置这事,本来就是公司安排的,也就自然不存在属于谁的说法,照理是没什么好说的。

但就是这么一位老师,他在使用了大家的电脑后,总爱把文件随意弃置在桌面,搞得大家都很困扰——对方究竟是否还需要这个资料?是该删还是该留?对此,主任已当众重申好几次,后来甚至直接找他当面说了,结果今日我打开电脑,情况依旧。

说是打开电脑,其实也不太准确,因为我的电脑没关机过——不是待机状态,是从他昨日上班开启电脑,就开了一宿,直到我隔天上班,一整晚没关过。奇妙的是,电脑荧幕居然被关上了,还是说硕士对电脑的理解与我们常人有所不同呢?间中缘由我无从得知,大概是粗心搞错了吧。

然而有些事,我想说是粗心也无法搪塞过去的。这位老师与我都是公司里负责教材的老师,为确保教材严谨,他修改过的教材往上呈送前,还会再经我一手,结果有好几次我修改的痕迹比他还多。我曾在心中暗自怨过好几次:这不就等同于我做了双倍的工作吗?但我毕竟也开始有了些历练,心里念叨着“与人为善”吧,于是我一次次地包容了他。

可我终究是错了,因为当人人都在包容,那么这无形就成了一种纵容。记得有一次,新来的行政同事要将一份教材交给他,结果发现他正在课室里呼呼大睡,令她一时不知如何是好。恰巧另一位行政同事经过,他若无其事地说了句:“他在睡觉啊,那么待会儿再拿给他吧。”

上班时间睡觉,其实也不是什么不可原谅的罪愆,但他睡的频率是真的有些高了,几乎就是每一天,属实说不过去。都说“同理是一种美德”,我试过这么说服自己:或许他身子孱弱……那倘若身体不适,小休片刻也是无可厚非的事。可老天偏爱戏弄我,让我听见他与另一位行政同事的对话,原来是他前一天去健身,倦了。

说真的,我并不想听见他说的这些那些,我巴不得彻底将他的痕迹从我生命中抹去。可他在那小小的办公室里高谈阔论,一点也不避讳身边正在办公的同事们——我完全可以想象,他绝对就是在学校上课时,从课室一角与另一角同学聊天的那种。而这种学生,他的问题早已不是嗓门大了,而是不懂得尊重别人。

学生毕竟是学生,需要的是关怀与教化,但是一个成年人呢?又有谁有资格来教育他呢?社会吗?可这毕竟又是一个包容的社会啊——但是唯有这点我是可以肯定的:一个不懂得尊重别人的成年人,我想是很难再得到别人的尊重了。

转念一想,这或许就是我该受的考验,一如那句“是众生度化了佛祖”,我也有我应该修炼的事——打开抽屉,我默默整理被他弄得散乱的课本,将它们重新归位,安置回原本的位置……

Photo by Timon Studler on Unsplash

支持作者
喜欢这个作品?请略表心意。

正所谓“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门”,人只有做了坏事才会疑神疑鬼,不做坏事就一定没事嘛!一 芳其
大树下的导航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