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t佬不敌小蚊子

by MingYan Yap

马连辉

去年9月9日那天,太太荣获新加坡“全国杰出华文教师奖”, 一家兴高采烈地陪同太太出席颁奖典礼。傍晚时分回到家,感觉有点轻微发烧,以为是普通的感冒症状,冲了凉后,吃了两颗Panadol,连晚饭都没吃,就上床睡觉了。

早上起床后,高烧症状持续,早餐吃了一口绿豆汤,竟然又吐又泻。下午去了诊所检查,医生怀疑患上骨痛热症,建议抽血化验。

隔天早上八点正接到诊所医生的电话,果然不出所料,我被确诊患上可致命的骨痛热症。

下午时分,太太开车送我到新加坡囯大医院做进一步的检查,过后由救护车直接送往亚历山大医院留医。

当晩入住病房时,医生立即安排给我24小时不间断的打静脉点滴。当时我已经超过48小时没有进食了。其中的症状包括发烧、头痛、关节疼痛、皮疹、呕吐、感觉恶心而无法进食。

入院的第二天,开始退烧了,当时还自以为体质强壮,所以复原得比较快。谁知道当天验血报告显示我的血小板含量降至12,而正常人的血小板含量应是介于150至450。

隔天病况进一步恶化,一连三天血小板含量竟跌至个位数。那一刻,奄奄一息的我开始怀疑自己是否能熬过这一关。太太和两个孩子每天一下班就赶来探望我,看到他们忧心重重,我内心更是难过不已。

第六天的验血结果显示我的血小板含量开始回弹至22,庆幸的是在第八天更升至87。医生终于批准我出院,并发了11天的病假让我居家休养。

这是我平生第一次入院留医,也是头一回面对“生死边缘”的掙扎。经历这一场大病的洗礼,余生除了用最好的方式去珍惜可贵的亲情和友情,我能做的就是简单而幸福地活着。

最后,我也要向亚历山大医院的医护人员们致敬,感激他们在我住院期间给予非常专业的治疗和细心的照顾。

Featured Photo by Hiroshi Tsubono on Unsplash

支持作者
喜欢这个作品?请略表心意。

正所谓“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门”,人只有做了坏事才会疑神疑鬼,不做坏事就一定没事嘛!一 芳其
大树下的导航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