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britney

周嘉珉

偶然拜读了梁朝伟为电影《我是路人甲》撰写的影评《听见流星的声音》。

观影多年,素知梁先生演技神乎其技,更知他喜欢沈从文与三岛由纪夫,且还是Lawrence Block的忠实书迷,却不知他文笔竟如此细腻,丝毫不比靠写作维生的“专业撰稿员”逊色。可见文青不是一种包装,而是一种由文学涵养与人生阅历日积月累“润”出来的内在素养。

惊艳的不单是梁先生的妙笔与尔冬陞导演对电影艺术的造诣,还有那段关于狮子座流星雨的往事。

我不是个太空天体迷,亦不曾见过流星雨。我对流星雨的印象就浅薄地停留在影视剧裡那些老掉牙的煽情桥段与那首曾经红极一时的流行曲。我从不认为流星雨适用于表达爱情。于我而言,流星雨与烟花一样只有转瞬即逝的璀璨,都是悲凉的意象。

但梁先生笔下的流星雨却是一道截然不同的风景。

本站长期征集封面。凡在绘画或摄影作品中,反映马来西亚的人物、事物或景色,均可参加。 如获录用,可得不少于RM50的稿酬。
封面图征集活动 ≫

试想像在横店影视城某片场的楼顶,一班电影台前幕后的工作人员,一颗颗绚亮的流星迅速划过寂静的夜空,发出阵阵「咻咻」声。

你听见流星的声音吗?

十色的不夜城裡,人人披星戴月地讨生活。有几人能效仿诗仙豪迈大喝“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

我们每天都会听见许多声音。譬如此刻坐在电脑前的我,除了窸窸窣窣的敲键声,同时还听著好几段不一样的声音——如建筑器材的“咯哒咯哒”声;如iTunes歌单裡卢冠廷略带沧桑的歌声;如风吹过玻璃风铃的玎玲声;如麻雀点餐的“唧唧”声;还有淼小姐慵懒娇嗔的“喵喵”声。

但声音无处不在,却也处处不在。

同样的,繁华都市也从不缺。层层公寓至层层办公楼;点点霓虹招牌至点点红黄绿;片片屏幕至片片车海。哪裡不是一片刺目芒?

无处不在,却也处处不在。

红墙之内,九龙影壁前站满了一群籍籍无名的“茄哩啡”。她们早已换上锦绣华服,梳起标准小两把头,与逼真的朱墙黄瓦融为一体,如同八旗秀女等候传召面圣。东西六宫早有主位,其馀宫嫔多如天上繁星,此番入宫果真能出人头地吗?纵然入了宫,又有多少人能成为懿贵妃?翻遍正副三册十二钗,不也就娇杏成了人上人?其馀红颜金钗也只能随著时代巨轮被淹没在历史洪流之中,留下的只有数句不可考的溢美之词。

我曾肤浅以为星火之不能与明月争辉,却忘了星星之火随时有燎原之势。

张爱玲的小说告诉我们有的人似白月让人魂牵梦萦,久久无法忘怀。这也许是真的。但白月永远只有一个,更多的都是平凡星子。

是除了空气与水分以外最不可或缺的生存元素。人出于天性总被吸引,不喜欢被黑暗笼罩。但若在追的同时渐渐泯灭专属于自己的那点久而久之就只剩下一缕只能无止境地追寻的踪迹的影子。

路人甲终究遇见了尔冬陞,流星也终究遇见了梁朝伟。而我们可曾遇见专属于自己的那点

支持作者
喜欢这篇文章?请略表心意。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