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当梦中客

by britney

周嘉珉

,对绝大部分相信科学的现代人来说,就纯粹是一个寻常的生理现象;对研究心理学的学者来说,是可以帮助人们进一步探索自我内心世界的一个「工具」;对相信玄幻之说的一群来说,是可以用来解析,乃至预知未来祸福的「罗庚」。

然而,「」,却是古今文人墨最为钟爱的一个题材。它既真实,又玄幻,可塑性极高。

《红楼》第91回(后四十回确实狗尾续貂)有一段我私以为浪漫到了极致,堪称谈情说爱最佳典范的对话。

宝玉:任凭若水三千,我取一瓢饮。
黛玉:瓢之漂水,奈何?
宝玉:非瓢漂水,水自流,瓢自漂耳。
黛玉:水止珠沉,奈何?
宝玉:禅心已作沾泥絮,莫向春风舞鹧鸪。
黛玉:禅门的第一戒是不打诳语的。
宝玉:有如三宝。

这是宝玉第一次那么直白,那么深情地向黛玉表明心迹,却也是最后一次了。这样深情的宝哥哥,如何不让人心动?

选择在手机界面添加人间烟火的快捷方式,可帮助读者快速登录人间烟火的网页,方便每一天阅读到最新的文章资讯,实现 “一步到位” 的阅读模式。
在手机界面添加人间烟火图标 ≫

故事的结尾,黛玉泪尽而亡,宝玉虽被设计而娶了宝钗,却终究意难平,考了科举,便出家了。

在很多人眼,我是个十分幸运的孩子。干净的家庭背景提供了我良好的教育。虽不若旁人富贵,却也衣食无忧,不至于为五斗米折腰,更不需要效仿匡衡凿壁偷光。可是在爱情的路上,我自问并不非常幸运。

几次的恋爱都因着一些于旁人而言不过是鸡毛蒜皮的小事而分手收场

有很多人不止一次地告诉我,不要过于苛求完美,要学会睁一眼,闭一眼,要不是肉体上的出轨,一切都是可以原谅的。

一直以来,我都认为若真爱一个人,便要义无反顾地爱到底。情人,更是一种可遇不可求,且至高无上的情怀,更是莎士比亚笔下如诗文般长存的「不朽」。但凡有沾染了一丝自私、畏缩、鬼祟,且易忘、短暂,皆与「情爱」扯不上任何关系。

可是现今这个速食爱情文化无限量渲染的年代里,还有堪比「三宝」至高无上的真情吗?

现代人不若古人隐晦内敛,所写下的故事自然也就不一样。

王力宏在多年前有一首由陈信宏作词,灵感来自经典昆曲《牡丹亭》,名为《在梅边》的歌。

「但穿过千年,爱情不再流行生死相恋。爱是什么,什么是爱。接近以后就电,喜欢以后就追,腻了以后就飞。」

更有另一首由张智霖演唱,名为《现代爱情故事》的粤语歌曲。

「现代说永远已经很傻。随着那一宵去,火花已消逝,不可能付出一生那么多。」

多么赤裸地唱出了现代爱情的模式啊!

爱情的火花一旦消逝,曾经深深相爱的两个人便头也不回地离去,转而寻求另一片火花。然而,有多少人知道,火花,其实都是转瞬即逝的。

曾经,我也以为我追求的是爱情那漂亮的火花,可是再重读了《红楼》之后,我竟有了另一番感悟。

懂,其实比单纯的爱来得珍贵。

因为懂,宝玉从不怪黛玉闹脾气,反而很有耐心地道歉。黛玉也从不提什么仕途经济的混帐话。

懂,是一种思想,乃至心灵层面的交流。这种情感跨越种族、肤色、性别,比爱更贵重。

如果一个人在有限的人生认识了以为真正懂得的人,那是何等福气?

可惜的是现今社会凡事讲求快、狠、准。还有所少人愿意付出那么多的时间、耐心,与精力去真正「懂」一个人?

这样一想,我不再为宝黛恋凄惨的结局感到悲伤了,反而还由衷地替这二人感到十分开心。

如果洁净的情感为世难容,那么还不如沉醉于……至少还可以偷得一晌欢乐。

Photo by Mayur Gala on Unsplash

支持作者
喜欢这篇文章?请略表心意。

相关内容